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佛系”青年与寺庙旅游:大数据发现了二者间不能说的秘密

  2018-03-26 09:21:10   来源:个旅

手机阅读

  统计显示,每月的初一与十五,普陀山游客的男女比例最为“均衡”,比例接近1:1;静安寺则男性游客人数占绝对上风,近70%。

  在互联网文化广泛渗透到各个领域的今天,各大“严肃高冷”形象紧跟潮流纷纷走上或“萌”、或“佛”、或“丧”的道路。比如将传统审美与现代品味结合得天衣无缝的文物周边:

\

  (故宫淘宝的雍正御批折扇)

  也许是从文物卖萌圈粉找到了灵感,近期,一向给人以神秘印象的寺庙,也走起了“网红”路线,推出相关产品,网友们看过后纷纷要求前去打卡。

\

  (杭州上天竺法喜寺萌系烧香袋)

  法喜寺的刷屏,让我们不禁联想到,几个月前,“佛系”一词一夜之间爆红,其代表的“怎样都行、一切随便”的态度已脱离了佛教原本的思想;但也有观点认为,当下的青年、中年压力大、时常焦虑,因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期望从信仰中寻找安慰与救赎。那么前往寺庙的游客中,究竟都是哪些人、又有多少年轻人?个推挑选了国内几大有代表性的寺庙,用数据解读“‘佛系’浪潮下的寺庙旅游”。

  “善男”VS“信女”:前者人数完胜

  农历每月的初一与十五是游客烧香拜佛较为集中的时段。在本次报告中,我们以“上头香”为关键词,在相关新闻中,筛选出六个热门目的地:雍和宫、灵隐寺、南岳大庙、普陀山、静安寺和寒山寺。综合六个景区在正月初一与十五的游客画像,我们发现基本上游客男女比例接近6:4,即男性游客偏多;其中普陀山游客的男女比例最为“均衡”,比例接近1:1;静安寺则男性游客人数占绝对上风,近70%。

  占比约五成,“青年”依然是“佛系”旅游主力军

  在这个90后总以中老年人自居的当下,世界卫生组织却将青年人年龄上限提高到44岁。本次报告我们按照“国际化”标准,将18-44岁游客定义为青年,考察六大佛寺景区对于青年群体的吸引力。

  我们分析了二月中旬至三月上旬六大目的地的游客人口组成,由数据结果可知,青年游客是各大热门寺庙旅游主力军,但数据比例上差距很小,即各个景区游客中有半数是青年人。

  此外,个推大数据发现,在六大景区的青年游客中,35-44岁的“大龄青年”又占了一半。可见,大多数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只是口头上“丧一丧”,而背负了巨大家庭社会责任的“大龄青年”则选择了默默去寺庙旅行,寻找人生的答案。

  大年初一拥抱八方来客,正月十五发扬就近原则

  不言而喻的是,对于国内大多知名景区,本地游客一向在人数上具有压倒性优势。但在景点游客来源地排行榜上,哪些城市能够排上“第二名”、“第三名”,往往会受到特殊日期或节日的影响。本次报告分析了大年初一与正月十五,六大景区分别的游客来源地。不难看出,相比于旅行时间更加充裕的初一,十五的游客则更集中在省内。

  其中位于首都的雍和宫,是游客来源地“最不均衡”的景点——无论初一还是十五,本地游客均占比高达80%以上,可见即便雍和宫驰名中外,依然拥有大批当地的忠实游客。

  佛系青年实现小目标的神殿:财神庙

  寺庙旅游的目的多种多样,有人为了心中那一份信仰,也有人渴望通过一炷香来传达对健康、姻缘等等方面转运的渴望。如果上文中六大知名景区属于“综合类”寺庙,那么还有一类圣地,因响应了游客们实现“小目标”的愿望而知名。本次报告我们也针对大年初五“接财神”这个特殊日子,挑选了三大知名财神庙景点:浙江省杭州市北高峰的灵顺禅寺、山西省忻州市的五爷庙、陕西周至县的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用大数据分析游客的消费水平与来源城市。

\

\

  图一饼图中模块颜色由深至浅分别为消费水平高、中、低;图二饼图中模块颜色由深至浅分别为一线到四线城市。虽然三大财神庙所在地的城市行政等级不同,但对于拥有一颗求“富”之心的游客来说,距离完全不是问题,因而来拜财神的游客消费水平上相差无几。三大目的地游客多来源于二线城市,其中灵顺禅寺位于杭州,距离一线城市上海较近,因而一线游客比例明显较高。

  从几年前微博上随处可见的转发“锦鲤”、转发“水逆退散”符,到春节期间“为了妈妈的健康”而刷爆朋友圈的地藏王菩萨漫画,我们可以知晓的是,无论每个人口头上多么“佛系”、态度多么“随缘”不在乎,心中依然需要一份来自“看不见的力量”的鼓励,而寺庙,恰恰能够给予这一份力量。正如报告开头所举例,寺庙旅游也可以尝试更多吸引游客的营销手法,借助社交媒体让更多潜在的“佛系青年”路转粉,而大数据对于游客的研究,或成寺庙旅游运营分析、个性化营销的一大利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