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十月活动

中国城市群的版图变迁

  2018-07-09 09:21:53   来源:浩华管理顾问公司

手机阅读

  当人们不断涌入城市,这种空间实体便拥有了巨大的力量。新一线城市的崛起,促使城市群的迁移转化,也意味着增加更多的经济规模效益。

  每一年在春季发布的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都会更新宣布新一线城市的榜单。今年,除了四个一线城市在各自的两个梯次中调换了位置——由“北上广深”变为“上北深广”以外,对于新一线城市的选择也希望通过商业和互联网相关的城市群数据得出一个结论。

  上图为2018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的缩略版,研究范围是中国所有地级以上的城市。2018年最新的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沿用了上一年的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指标,依据最新一年的170个品牌商业门店的数据以及19家互联网公司的城市活跃度、用户行为等大数据,综合评判中国城市下一步发展的方向。

  城市群的得分会根据五大项的数据将城市群中各自所有的城市做平均值。将中国城市的得分按照城市群进行归集,以长三角城市群为例,在大家的感官上是发展最成熟的城市群,但是由于存量很大同时覆盖了各种级别的城市,平均分并没有成为中国在商业魅力总量上得分最高的城市群。

  8大城市群的交通圈及商业结构

  交通是联通城市的物质基础,通过整理中国官方公布的八个城市群所涵盖的城市量,(即图中除了深色点之外其他的城市都属于官方认定的城市群名单之内),从中挑选出区域中心城市以及周边2小时可达的交通圈内的重点城市。

  在这个维度上,我们既考虑了城市的高铁站数量、民航可直达城市数、经过高速公路条数等城际交通基础设施类数据,也用城市对之间通过铁路、民航与高速公路等交通工具的城际往来矩阵分别计算了城市在交通网络中的枢纽性。由于中国高铁网络的建立,帮助中国的更多城市和其周边的城市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而这种输送的能力也是城市重要的竞争力之一,所以需要将交通的通达性考虑在其中去讨论城市群。

  图中深色点是2小时交通圈可以达到的群外城市,也需要将其计算在其中。比如在长三角地区,安徽和江苏北部城市随着高铁通达程度可以和长三角地区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与此同时,对于2小时内不可达的城市,从本身文化和经济可以融为一体的城市群由于交通的通达性并不强,其实在下一轮城市群发展中很容易受到局部性影响。

  除了交通与物流网络,对中国城市群里的城市商业结构做进一步剖析。大品牌如何选择城市,代表着品牌对城市商业品质氛围的认可。聪明的品牌商总是希望把单个门店的边际效益做到最大,这需要借助城市本身的辐射能力。将资源放到一个大的区域里,投入最大精力的城市一定是这个区域里最重要的节点城市,再通过它作为一个枢纽支点,逐步将商业资源逐级向下渗透。

  借用商业社会中最为精明且谨慎的门店选址逻辑来判断一座城市的好坏,依据商业资源的聚集程度,将城市内的商业空间分为3类:有品牌门店落位的计为最广泛的城市区域,相对形成了商业资源集聚效应的为城市商业区,商业品牌最密集的为核心商圈。

  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计算的是城市中各商业品牌与其所在区域内其它城市联系度的总和。华南的广州和深圳、西南的成都和重庆、东北的沈阳和大连商业资源分配相对“均势”,而上海、北京、武汉和西安在各自区域内则具有绝对优势。

  7大城市中心度指数的划分

  若是把城市之间的关联比喻成一张网,那么每一座城市都是网络中的节点。强辐射力的城市向周边城市输送更多的商品、资源与人才,弱辐射力的城市往往处于被动接收辐射的地位。

  按照中国7大行政分区做的城市商业资源中心度指数,将所统计170个品牌在中国十几万家门店放在它们所在的城市群里进行评判。单中心城市群中,以京津冀中的北京、关中城市群的西安、中原城市群的郑州作为核心城市,几乎攫取了城市群中80-90%的商业资源;图表中按照门类划分可以发现,包括高级酒店品牌在西安的选址,基本占据了整个西北地区超级高的市场份额。基于此类数据,投资者需要去思考在这样资源高度集中的顶尖城市群中,是否应该继续深入的进行投资。

  城市群的发展形态会受到自身所在的地域区位和城市自然禀赋的影响就会出现另一种形态。以珠三角地区的广州/深圳以及成渝地区的成都/重庆为首的双中心城市群,相比于单中心城市群,各城市群的资源更加平均的分配在双中心城市中;且作为中心城市,资源向外辐射的能力可以覆盖的更加广泛。双中心城市向外辐射的模式更多的为以两点形成交集并向外逐渐辐射,其最终达到共赢的目的。

  足够的中高端酒店体量,是城市形成高端酒店群的市场基础。从高端酒店的数量上看,杭州、成都、苏州、南京已经超过了深圳。并且,华东城市的中高端酒店占全城酒店总量的比例普遍更高一些,从而可以看出长三角城市群形成了一个多中心的态势。

  与此同时,长三角城市群也有自身的层级划分,上海作为其中的顶尖城市,由于将自身的资源平摊到其周边杭州、苏州等城市,所以其资源的占取量并没有超过双中心的城市。对于像这样的城市群而言,可以将资源的辐射与渗透做的更加完备,资源在下渗的过程中,其中部产生了坚实的力量,因此两小时的交通圈会变的更加紧密。

  长三角城市群的区域中心城市也是今年酒店扎堆开业的城市。苏州的金鸡湖、杭州的钱江新城都已经在城市去中形成了亮度聚集的优质商旅区。这与长三角城市群的多种新结构以及高度发达的交通网络密不可分。

  酒店作为衡量城市繁荣程度的重要指标,我们希望通过数据寻找下一个金鸡湖在哪里。在新一线城市的投资是既定的策略之下,不仅仅只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区块,更重要的可能是先找到一个合适城市。所以将中高端酒店的品牌密度放在图中,从中需要思考是中国的城市群以及城市之间的联系,整个城市版图的变迁会对中国酒店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联动值得进一步探讨与深思。

分享: